“丑行”减少“文明”增加 咱们的互联网会好吗

发表时间:2019-02-27

这不是瞎说,微软从2016年开始考核网络文明指数,评估互联网上的四类危险:声誉上的(Reputational)、举动上的(Behavioural)、性骚扰方面的(Sexual)和隐衷侵犯(Personal/intrusive)。2018年,寰球范围内,这些网络丑行都在减少。2017年,中国排进了网络文明的前十。

从前一年,全世界公民在互联网上表现出了更高的文明水准。

原标题:“丑行”减少“文明”增加 咱们的互联网会好吗?

看完这些,好像一个和谐、美好、文明的网络正朝你招手。不过革命真的已经成功了吗?

与世界互联的网络,带给人信息、思维、常识、机会,以及温情。谷歌最近也发布了一条广告,说它的翻译软件翻译最多的词语是“How are you”“Thank You”跟“I love you”。

多少年前,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说,咱们正面对一个“脏词大爆炸”的时代,它在数码世界里迅速繁殖,变得更加孔武有力,瓦解正统的话语体系,令其崩溃在文化对抗的前线。“秽语可能是文化爆破的炸药,却究竟不是文化建构的水泥。”

国内外的网站都在保护各自语言跟文化的污浊度,让网络上的脏字少一些。一种普遍的做法是设置一个脏词库,一旦触发某些关键词,算法自动将其覆灭。

常在网上走,哪能不湿鞋。人们总会遇到无聊的网络骂战、陌生人发来的莫名其妙的私信及买粉广告。其中,猖獗且最容易影响心情的,当属脏话连篇的喷子。

有时,网络漂着最脏的垃圾话。事实里,公交车上你踩我一脚,说声对不起也就从前了。但网上的两人常常因为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“辩日”,长枪对短炮,翻着花地飙脏字。

被动地围观了一场网络骂战,你会感慨人是有多闲。电费交了吗,碗洗了吗,孩子接了吗,一堆砖要搬,却嘚嘚瑟瑟地跑网上撒欢儿,跟这个撕,跟那个撕,斗来斗去,侵害的不外都是个别人。